新聞要訊 首頁新聞要訊 > 行業新聞 >
產品中心
行業新聞
《中國科學報》賀春祿
 
2013年08月28日16:12      原標題:大氣“國十條”很難立竿見影

降低空氣污染濃度絕非旦夕之功,政策雖好但配套措施與實施力度更為重要。
  圖片來源:scnews.newssc.org
  進入2013年以來,大氣污染引起的霧霾天開始長期籠罩在我國中東部地區。據統計,我國多個地區能見度不足500米,重污染區域面積已經超過100萬平方公里,PM2.5濃度甚至比全球著名污染之都墨西哥城還高3~4倍。
  日前,環境保護部黨組書記、部長周生賢在環保部黨組中心(擴大)學習會上表示,要全面落實今年上半年已經制定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組織開展全國大氣污染防治大排查,并且加快推進環境信息公開。
  在此之前已有消息傳出,被稱為大氣“國十條”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已經完成部委會簽,并將于近日出臺。周生賢的表態無疑為大氣“國十條”的落實奠定了政策支撐基礎。
  但造成大氣污染的原因并不是一朝一夕所形成。同樣,降低空氣污染濃度也絕非旦夕之功,政策雖好但配套措施與實施力度更為重要。
  “組合拳”出擊
  記者從環保部獲悉,下半年我國大氣污染防治將制定考核辦法,環保部將配合有關方面把配套政策措施分解到有關部門,與各省(區、市)政府和中央企業簽訂大氣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
  此外,近日國務院發布的《加快發展節能環保產業的意見》中也提到要“落實企業污染治理主體責任,加強大氣污染治理”——種種跡象顯示,中國政府決策部門已經開始對大氣污染實施“重重圍剿”。
  據悉,大氣“國十條”主要針對PM2.5治理、淘汰落后產能和煤炭消費比重給出具體的量化目標。特別提出了要建立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重點區域的聯防聯控機制,還對三個重點區域的PM2.5治理提出嚴格的消減目標,如京津冀要求到2017年濃度下降25%。
  “毫無疑問的是,政府推出的這些舉措與考核辦法肯定能抑制我國大氣污染日趨嚴重的勢頭。”新華都商學院副院長林伯強對記者表示。
  對此,中投顧問環保行業研究員盤雨宏也表示贊同。他對記者表示,大氣“國十條”提出要對煤炭消費比重進行總量控制,不僅有助于調整我國能源結構,也能促進技術升級強化能源使用效率。
  此外,周生賢還指出,下一步我國將加快建立重污染天氣監測預警應急體系,制定和完善應急預案,完成空氣質量新標準第二階段監測任務。
  因此,今后我國大氣監測的工作便顯得尤為重要。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員告訴記者,目前我國各地監測大氣PM2.5數值的頻率已達到每小時一次。“這些數值由儀器自動獲取并且直接上報到中央總部,不經過省一級的機構,非常直觀地反映了大氣質量,應該說目前的監測還是很到位的。”
  聯防聯控拉開序幕
  盡管我國各地大氣監測工作已經日趨嚴謹,但是長期“各自為戰”的局面卻始終沒有改變。
  盤雨宏指出,大氣污染不像土壤污染、水污染地域性較強,可以自由擴散。今年上半年各地“各自為戰”的效果并不顯著。
  隨著我國區域性復合型大氣污染特征日益明顯以及環境保護由末端控制向過程控制思路的轉變,以往單純煤煙型大氣污染末端控制性法律、法規、政策、標準體系均已不能適應當前大氣污染控制需求。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柴發合等人曾撰文指出,歐美各國及我國奧運會期間空氣治理等成功經驗表明,大氣污染聯防聯控已成為解決區域性大氣污染的根本途徑和有效措施,應當建立自上而下的聯防聯控環境監管機制。
  而大氣“國十條”已經明確指出,要建立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重點區域的聯防聯控機制,這標志著我國大氣污染防治聯防聯控戰略轉型已拉開序幕。
  “區域聯防聯控并不意味著只從大區域著手,而是區域由小及大都要面面俱到。”盤雨宏說。
  林伯強也認為,推行大氣污染防治聯防聯控無疑是科學的舉措。“比如只單純治理北京市與近郊區縣的大氣污染源,對于緩解北京地區的空氣污染是沒有意義的,必須放在大的區域內共同治理。”
  不過他提醒,盡管這一治理思路是對的,但預計推行過程中會有不小的難度。通常在人均收入較高的地區推行相關措施更為容易,而在經濟較差的地區難度將較大——譬如淘汰落后產能。
  此外,由于現行的大氣法條塊化管理以及區域性大氣污染法律主體缺失,直接導致我國各行政區在區域大氣污染方面“既無義務也無責任”。
  業內人士指出,針對這一問題,環保部下半年制定實施的大氣污染防治考核辦法將能在一定程度彌補立法的缺失。與各級行政單位以及央企簽訂大氣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能有效落實防治責任。
  效果難立現
  在大氣“國十條”中,針對煤炭消費比重給出了一個具體量化目標——計劃到2017年,煤炭占一次能源的消費比重將為65%。
  其實在今年年初國務院發布的《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中,已經提出到2015年我國能源發展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煤炭消費比重降低到65%左右。
  拋開2015年與2017年這兩個有出入的年份不表,單就大氣“國十條”中對煤炭消費的限制而言,林伯強認為,限煤后應當使用哪種能源替代等細節措施都沒有提及,要達到65%的目標并不容易。
  他認為,針對以上問題,今后應當還會有相關的配套細節措施陸續出臺。
  “‘國十條’為今后能源結構調整提出了規范,短期內確實會帶來正面的效應。但是不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調整能源結構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林伯強說。
  對于京津冀、長三角與珠三角區域的PM2.5濃度的削減要求,業內人士普遍認為,要最終完全實現難度也很大。
  盤雨宏進一步指出,在具體實施過程中,淘汰落后產能便意味著某些企業因低于行業門檻不得不面臨倒閉,將遭遇嚴重損失。
  京津冀地區大氣污染嚴重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環繞四周的河北省眾多重工業基地。尤其是高污染、高排放產業規模較大,還存在許多產能過剩與環保不達標的企業。
  以河北省為例,如果淘汰落后產能的損失需要完全由該企業承擔,企業所有者多半會因損失過大而拒絕接受,甚至私下“重操舊業”。
  因此盤雨宏建議:“為了淘汰落后產能,政府應當成立專項資金給予企業一些補助,讓他們甘心退出。

?
 官方售后服務電話:400-7023-999 Copyright © 2019 cdhuaji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2008759號 版權所有·成都華津時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全民彩票-官网